天步九重《天步九重》正文 九百零四、外交魅力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《天步九重》正文 九百零四、外交魅力

小说:天步九重 作者:尹文勋
九百零三、圣母布局←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→

    <b></b>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鲁连连点头,这个东西可以保命,也可能带来麻烦。他到那里,一定是一个落魄的人,是一个平常人,是人界的,如果有人打了他几下,蓝腰带做出自然反应,那就露馅儿了。

    陈鲁看得出,师父的心里很矛盾,想不让陈鲁带着,又怕出危险,这是自己的亲人,师徒如父子,只有贴心人才考虑的这么周到。

    陈鲁把头一甩,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笑着说“师父,这可不像你,怎么变得多愁善感、婆婆妈妈的?你别忘了,你的弟子是陈子诚,想要他命的人还没出生呢。”

    蛤蟆没说话,心里明白这是在安慰他,他摆摆手,意思是让陈鲁快走。

    陈鲁走过去,在石桌上倒一杯茶,双手托着,跪下呈给师父,蛤蟆接过来,喝道“滚。”

    陈鲁站起来,嬉笑着离开了,走出门口,回头看一下,门口有一个轮椅的影子,似乎发现了陈鲁回头,影子一下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蛤蟆,太能装了。”嘴里嘀咕着,感觉鼻子有些酸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鲁看了一下,已经过了四更天了,他不敢再耽搁了,在伯岭湖这里没问题,这是人界,但是比撒尔国的时间要晚。

    他回到撒尔国,起床的梆子已经响了,他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,告诉韩六儿,就说自己还没睡醒,不要叫他吃早餐,然后躺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韩六儿已经司空见惯了,根本就没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镇海珠响了,陈鲁一咕噜爬起来,是神女,“见过制爷,怎么,你们那里已经是巳正时分了,你还在睡?”

    “阿瑶姐,我老人家是睡死鬼投胎的,天塌下来也挡不住我的瞌睡虫,也挡不住我对睡觉这个美好事业的追求。说吧,什么事?”陈鲁心里明白,看神女的样子,不像有什么急事。

    “佑佑来过了,趁我不在时来的,桃子告诉我了,我问她来干什么,她吞吞吐吐地不说,看样子有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陈鲁心里冷笑,她能有什么大事?说“放心吧,阿瑶,没事,她翻不起大浪,你多留心些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哦……

    咳咳……那没什么了。

    陈鲁暗笑,还说人家桃子吞吞吐吐的,你这是干什么?那边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韩六儿过来,给他换过官服,说“中使大人说了,巳正二刻走,去王宫,还有一刻钟,老爷赶紧梳洗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陈鲁一愣,发火了“六子,你耽误事了,既然知道这样,为什么不叫醒我?”

    韩六儿知道他的性体,不用理他,一点问题也没有,过了一会儿,他的不快自己都忘了。

    陈鲁接着问“纳兰来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来过,谁稀罕她来!叽叽喳喳的,成了我的主母那天够我喝一壶的。”韩六儿嘀咕到道。

    陈鲁心里一沉,这纳兰又在干什么?他无暇细想,赶紧梳洗,急匆匆地走了出去,到议事大厅请安赔罪,连说睡死了,然后把人都赶了出去,把要去办的差事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达吃了一惊,但是这些事又不好细打听,问道“危险吗?”

    陈鲁说“有几分危险,在他们那里打交道,每时每刻都有几分危险,无关紧要,我子诚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多加小心,我们眼看就要大功告成,都全须全尾的回京师,加官进爵,同享太平富贵。早晨思颜大人派人送信来,他们明天就到了,我们两个就可以和这里的各国使节交流,互换国书,有必要的,我们再派出使节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安排的妥当,我子诚也不会耽搁的时间太久,这次没有厮杀的差事。”

    李达点点头,这个老官僚,从来不问陈鲁的差事,他现在明显感觉到,陈鲁已经修成了神仙,这是好事,他也许会跟着沾光,都说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

    李达说“车子备好了,对付哈里还得靠你子诚大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中使大人放心,他对天朝好着呢,没有天朝,他还在大狱里呢,还想当什么国王!”

    李达说“这倒是,这不都是你的功劳嘛。因此说,多个朋友多条路,多个冤家多堵墙,世人有几个能真正理会得了的?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饱经忧患的太监,陈鲁深有感触,其实古训人人会说,但是你不经过这件事,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涵。

    陈鲁这些年东奔西走,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墙,什么是路。

    在和各国的交往中,他总结出一套规律。

    都说不辱使命,那得靠高超的政治智慧和足够丰富的阅历。坐在深宅大院、各个衙门,都是靠书本知识,一些东西说着容易。

    事非经过不知难。

    出使在外,不能辱了国格,但是不能有居高临下的大国想法,哪怕是一个最弱小的国家,也不能让他们感觉你高高在上,交朋友,广交朋友,是外交上的先决条件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一国,是敌国还是友国,打交道的是人,人心都是肉长的,他们的脸和心未必都是一样的,有的道貌岸然,有的嬉皮笑脸,有的冷若冰霜,有的奴颜婢骨,这都是脸,这张脸是做给国人或外国人看的。

    他们和普通人一样,也有交友的渴望,更有外交突破的强烈愿望。他们也对各国的外交官品头论足,心里都有一杆秤。

    陈鲁这方面看得很透,你天朝是大国,但是你的外交官有没有展现出来?

    在外国所见到的人,他们不认识你天朝的皇上,也不知道你们天朝到底怎么样,他们只能在外交官身上寻找天朝的影子。

    陈鲁自来熟的性格就是这样炼成的,不要怕低下身段,高高在上,你就一无所获;低下身段,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,最后的结果,你的政治魅力、外交魅力和人格魅力征服了他们,大家都对你仰视,到了那时,你想低头都低不下了,你的敌对国都对你竖大拇指,这就是外交的魅力所在。

    哈里就是这样的外国人,尽管他是国王。

    陈鲁想在路上和了凡谈一下,谁知道刚一进城,被两边的呼喊声打乱了计划。

    这里也非常隆重,黄土铺地,清水洒路,走了一段路,两边都遮上了帷幔,李达后悔了,不如带着所有的将士。

    他立即下令,打出执事,可惜人太少,没有什么气势。

    到了宫门,沉闷的三声号炮响过,中门大开,吏治府少尉纳闵和四方院提督车迪迎了出来,互相见礼。

    纳闵说“子诚兄别来无恙。”说的是汉话。

    陈鲁说“老货,别假惺惺的,我老人家昨天就到了,怎么连你一个鬼影都见不到。”

    。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