蛮横的屠夫章节目录 第六零二章 世上乌鸦一般黑 花娇女艳却生疑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章节目录 第六零二章 世上乌鸦一般黑 花娇女艳却生疑

小说:蛮横的屠夫 作者:义冢

    <b></b>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名为齐老儿的仙傀宗督军无奈点头应允,这种事谁都知道不好接,不说离群后的凶险,不管找没找到,都摆脱不了夹心气。

    总算是有了决定,天德宗这里,昆吾老道与那些督军扯皮,全程都被段德转播,他们这座阵山有史以来第一次见识上位者的德性。

    重新启程,绝大多数同辈师兄弟聚集在山巅,一个个心思各异,简单的上位者交流,内里透着很多有关他们的信息,这就要看各人重视的地儿。

    但是无独有偶,这群上位者并未将他们看成同等级的修士,而是随时可以牺牲的属下,或者更有不如。

    “师弟怎么看?”

    紫霄夫妇就再段德身边,这次段德学乖了,直接封闭主阵心的视野,这句话让段德有些玩味,忽然一句话蹦出脑海元芳,你怎么看?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看?这事儿你们难不成没点数?还是我让你们看到了表面之下的东西,你们一时间接受不了?这就是现实啊,看什么?没得更改的,受着吧,至少哪天死了,心里头明白自己死因,不是么?”

    段德确实无所谓,并非不再其中不探其事,而是这种事他太熟悉了,不管是地球上看电视,看书,其他渠道,习以为常何以惊?

    “呿~~~!就你小子能耐,还不如让我等死得不明不白,你这不是给我们添堵么?哦,对了,乱军心!该斩!”

    青弘的话不无道理,段德其实也没想到昆吾等人谈及那些约定俗成的事毫无顾忌,他只是想掌握在更多消息,以做自己的应对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错,紫霄山主我应该算是皇亲国戚吧,这个罪责自是免了。”

    段德并不想这些人沉浸在不必要的牛角尖中,伸头缩头都是一刀,何必为难自己?忽闻热点,心结难解,他也只能插科打诨。

    “你们心性还不如年龄小我们几辈的小师弟心境,这就是磨练的效果,不服的还有么?师弟,我意思不是那些,我是说两个舰队失踪的事。”

    紫霄也知这事不好让诸位消极下去,即便是曾经的上位者之一,现在也不过是个小头儿而已,离上层还差些火候和年岁。

    “失踪?失踪个毛线,这时候说不定在某处被围着狠揍呢,明摆着被诱进陷阱的,佛宗消失倒是不敢肯定,但是矮冬瓜失联很正常,他的性格太过单一,容易被针对而已,你是对方施策者不选他选谁?”

    “师弟恐怕对一个舰队的强弱有些了解不足,妖族的第四舰队真要让魔族啃了,要付出的代价可不会小,以我之见该是诱进类似虚空囚笼的地儿限制住了。”

    紫霄这话段德无可反驳,却是不了解,不但不了解己方的舰队威能,也不了解魔族的舰队威能,更甚者啥也不了解。

    “紫霄师兄,如果是这样,那么,魔族的胃口可不是一两只舰队这般简单咯,你自己顺着这话想去吧。”

    吃个整鸡,一口自然是吞不下,只能撕开来一点点吞进去,但绝不会在吃饱之前留着不吃完,那是浪费啊。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其实段德之前之所以言辞激烈到直接说他们送死,是有原因的,经过这次插曲,段德看似不经意的一个个师兄师姐看过去,心中一片黯然。

    内心里,段德更愿意相信,现在的第一线对战的修士大军,已是瓮中之鳖,魔族要的是围点打援,放出所谓的裂土天柱消息,只是给修者界一个更为坚定的出兵理由而已。

    了解不多,陷入不深,局外之人;直抵结果,逆推过程,这就是段德一直不咸不淡保持着这种心态的理由之一。

    紫霄以及思维尚清的师兄听得段德之言,越想心越沉,其实,他们之所以放纵,也是有其因由的,修士近达天听,却又遭天所忌,对自身命运有一定的掌控力和探查力。

    也就是俗称的感应,预兆,凡人都有,何况修士呼?

    “段德,此番倒是我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青弘环眼眯起,低眉顺眼。

    “放心,即便真成事实,我这小师弟你还害不着的,故而,嘿嘿,那话我说不出口,你们知道就行。”

    青弘以及一众师兄弟目瞪口呆看着段德,这货也敢说啊,他的言下之意已经够清楚了,你们全死了我都死不了,带上他正好给他们入殓收尸之用!

    “嘿嘿,真有这种事?不若当下无事,试试?”

    青弘一扫郁气,撩起袖子,面目狰狞的欺身过来,身周一众师兄弟似乎此时也是目露凶光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点点师姐裙子挂在了门槛上,我去救她,你们聊~~~”

    话音犹在,人却缓缓化作星屑消散,众人一惊,这小师弟不简单呐,众人围着,竟然能不知不觉消失?

    “屮!滑溜的小子,当真不是昔日阿蒙啊,掌不住了,额?点点?这家伙不会又勾搭上我们最柔弱的小公主了吧?”

    、青弘讪笑止步,随即想起什么,一脸的不信,脸上同样表情的可不止一个,看来点点师姐也非常人呐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点点什么人你们还不了解?为了童歆然的事一直内疚至今,怨她老娘久矣,不然也不会随我等涉险。”

    紫霄一提点点师姐的老娘,一众人脸色顿时精彩起来,之后众人也无聊兴,随即散去,独留紫霄夫妇看阵。

    段德哪里会去自找麻烦?晃晃悠悠在山间溜达而已,不同于上层的豁达,来来往往大乘期修士脸上段德能看得到寻常人该有的恐惧和迷茫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是什么傻瓜,每次出征能完好回去的不足一半,那还是寻常战争年岁,而今的紧张,只有出去的舰队和极小部分已经打残编制的回归者。

    在聚集地的星域征召令从开始的名额制到现在的强制执行,便能看出修者界在深渊战场的战争潜力已然吃紧。

    段德也知道,这里不但是战场,也是个战争人才培育基地,修者界的修士只有到了大乘期才进来,而这里很多操持后勤的修士修为参差不齐,最低的元婴期。

    这里有一个优势,修士结合的后代,基本上都能修炼,何况第一批来此的修士修为本就拔尖,资质是修为的基础。

    这里所谓的一般般资质在修者界已经算是天才级别,资质高,又不缺战斗机会,资源也充足,这也是修士每天都在消耗,却还是稳定增长的缘由所在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修士的心境可不一定真就强过修者界来人,他们的人生历程太过单一,也就注定了心路单一,真正的强者是千磨万击磨练出来的心性,什么样的历程基本上都有。

    战斗上这里的修士或许强很多,但是玩计谋的事儿,他们就差很多,恰恰战争就是最为烧脑的‘游戏’。

    那一堆的同辈师兄师姐,有很明显的处事差别,包括交流,面部表情,与紫霄等来自修者界的高阶修士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大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?”

    漫无目的随着从山顶上流淌下来的一条小溪信步而行,期间路过至少五座临水的殿宇,段德都没停步的打算,现在串门似乎没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一声轻呼,柔柔弱弱的似乎有些受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段德收敛焦距看向声源处,白纱仙裙,莹白细腻玉足随流水微微晃动,朦朦胧胧有种欲语还羞的美感。

    俏脸粉白,酒窝随着点点红唇微张而深陷,青丝盘龙扎凤,点缀些许亮晶晶的不知名材料制成的金属片儿,俏皮又透着几分贵气。

    朦胧水雾升起的明眸定定盯着段德双眼,段德能透过双眼看出主人近乎呢喃的呼唤后,走神了!

    不是那点点师姐是谁来着?

    然而段德没有什么受宠若惊的惊喜,反而从心底冒出莫名抵触,他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,打心底喜欢,只是,一路行来这种类型的似乎见识得也不少?

    多多少少都有些瓜葛,最近怎么忽然变得频繁了些?前有关淑仪,现有乐点点,基本上都是这一类的,还都?

    那种欲拒还迎的感觉非常重,这个级别的女修啊,关淑仪是半仙,还是半仙中的好手,眼前的点点师姐,乐凌的娘啊,巅峰级修士!

    自己几斤几两自己再清楚不过,之前的关淑仪还好说,相处一段不算短的时日,自己又是言语撩拨在前,可眼前的她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莫说女人敏感,其实男人有时候也是极为敏感的,一向被动惯了的段德内心更为敏感,那不可能的感受,他之前一直告诉自己是错觉,可现在,四目相对间,太过理所当然!

    乐点点在紫霄一众人眼中什么形象段德并不清楚,她在宗门内什么地位段德也不明白,唯独只听说过她老娘似乎不好惹,之前段德还当是她照顾童歆然的,却不想那位是乐凌的祖辈。

    确定有问题,段德并未有过激行为,对面呆萌的女人也许并非出自本心,这世间不可思议的事儿太多。

    素不相识在前,名出同门在后,她实在没理由用这种方式对自己做些什么?那么,这问题出在哪?

    “啊~~~小师弟,你,你怎的老是盯着,盯着看?我,我。。。”

    她坐在自己殿宇前坪边沿,小溪环绕石坪而过,溪宽不过一丈,这么一节溪流过坪就有三个落差点。

    她在中间那一处,垫着她的是坪前一块溜光的透水石,双腿放入溪水,水过匀称的小腿肚,段德在他下一个落差点,对岸杵着。

    。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